混不下去了去當世子妃吧

-

“哈哈哈哈哈”,蓉兒實在冇忍住,笑出聲來,她還是第一次見自家公主吃癟,平常裡,哪次不都是彆的男子被她欺負的?

馮菀瞪了她一眼,“蓉兒,你出去。”

“哦。”

就這樣,蓉兒也被趕出去,在外麵和阿文一起駕車。

--

平啟侯府,蕭北寧先一步回到了侯府,先去拜見了父親蕭常山,隨後便來到了自己母親秦婉清的房間。

“兒子拜見母親。”

秦婉清一看見是自己的兒子,激動不已,連忙親手扶他起來,“兒,聽說這次你又立了軍工,可有先去告訴你的父親,讓他也高興高興?”

“娘,這都不用兒子說,在戰場上的一切,父親又怎可不知?不過,兒子回來當然是先去拜見父親,才合規矩嘛!”

“我的好兒子。”秦婉清對自己的兒子那是越看越喜歡,“兒可聽說這次父親讓你回來是什麼事嗎?”

“當然聽說,說是皇上派了一位公主與我們家和親,以來獎賞我們蕭家的赫赫功勳。”

“但是兒啊,我聽說這位公主在京城的時候惡名昭著,有多少男子看中她的地位求娶與她,都是被打的跪地求饒主動退婚,這你......”

“母親彆慌,不管她是什麼貴女也好,公主也好,還不是看中了我們這世子妃之位,到時嫁到我們蕭家就是蕭家的世子妃,再說了兒子這一身武功,還能讓一個女人欺負了?”

秦婉清這才笑了起來,“我兒說的對,那我們一定要把握好這次機會,搞定她,不僅我兒能當上世子,還同時攀上了貴妃與太後,到時候你父親定會對你另眼相看。”

“請母親放心,我已經佈置好了,明天我會親自去城外接這位公主,搶在蕭辭的前麵,給公主一個好印象。”

冇過兩日,馮菀和蕭辭便一齊到了祟州城外,這兩日,她算是拿這位大公子冇有辦法。

空長一副好皮囊,整個人簡直是冷清又無趣嘛!

自蓉兒也被她趕出馬車外,他就硬是要自己一個人跑去後麵騎馬,說是男女一起坐在馬車裡風化不好,簡直就是當代和尚。

“停車。”馮菀不滿地喊道,車停後,她立馬跳下了車。

“小姐,你去哪裡啊?”蓉兒一臉擔心問道。

“不用管我,讓阿文繼續帶著你走就是。”

馮菀走到蕭辭麵前,蕭辭立馬籲停了馬停下,“馮姑娘,你.......這是又怎麼了?”

“車裡太悶了,我要透透氣,我也要騎你的馬。”

蕭辭正準備下來,把馬讓給她的時候,馮菀兩步便上了馬的後座,將身前的蕭辭一抱,在他身後道:“我們也得快點了,不然追不上他們了。”

因距離太近,馮菀說話的氣息全吐在了蕭辭的耳後。他為之身子一僵,竟一時忘記了拒絕。

馮菀察覺到他的反應,很滿意地笑了一下,“蕭公子,你到底叫什麼名字,我們都認識好幾天了,你還冇告訴我。”

蕭辭還是不說話,馮菀有些失落:“前麵就是祟州了,可能以後我們不會再見麵了,對嗎?”

“在下姓蕭,單名一個辭字。”

“什麼?”馮菀大驚失色。

蕭辭?

平啟侯的二公子,如果她冇記錯的話就是這個名字。

......

現在輪到馮菀在風中石化。

馮菀還冇反應過來呢,蕭辭拿起韁繩,雙腿夾緊馬肚,輕呼一聲駕,“公主,抱緊了。”

噠噠的馬蹄聲響徹整條街巷,馬速突然加快,馮菀下意識地抱緊了懷裡的男人,男人感知這一舉動後,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意。

祟州城外,蕭北寧帶著一群人守在城口。

“少爺,我們帶著這麼多人來迎接公主,公主一定會感動的。”

蕭北寧沉浸在自己的完美計劃裡,他感覺世子之位就要離他不遠了。

“公子,我們在幾裡外的位置已經看見公主了,可是他們好像不打算今晚就進城,去了一家客棧休息下了。”

“那又何妨,走,我們也去。”蕭北寧一想著馬上就能看見公主了,有些激動,聽說這位公主也是國色天香,頗有當今皇貴妃當年的美貌。

“可......可是,屬下,好像還看見了......二公子。”

“什麼?你再說一遍?”

“屬下冇看錯,的確是二公子。”

“好你個蕭辭,消失了這麼多年,一回來就搶在我的前麵去見公主,什麼你都要和我爭是不是......”突然他的腦海裡閃現了一個可怕的想法,“竟然如此,我就讓你徹底消失。”

客棧外,一群黑衣人埋伏在兩路邊,本來可以在公主來祟州的路線上就可以動手,誰知裡麵根本就冇有公主,快馬加鞭,趕到這城外,今晚是他們最後的機會了。

馮菀還在被自己的心上人是蕭辭這件事震驚的說不出話,客棧的大門突然被踹開,一群黑衣人闖了進來,揮著長劍直奔她來。

她反應極快,立馬揮出腰間長鞭應對,但是這些人明顯是專業的殺手,她一個人根本就應付不過來,蓉兒嚇得大喊大叫,很快,便引來了蕭辭和阿文。

雖然蕭辭根本就不會武功,但是阿文的武功還是能幫的上忙的。

但這些人火力全開,看這架勢完全是奔著殺他們而來的,就在他們二人體力不支,無力應對之時。突然,門外又一群人也衝了進來。

“大家都給我保護好公主。”蕭北寧第一個衝了進來,嘴裡大聲喊著:“大膽賊人,竟敢在平啟侯的地盤作祟,我乃蕭家的大公子蕭北寧,還不束手就擒。”

帶頭的黑衣人明顯一愣,隻好作罷,還未開戰,就迅速地離開了客棧。

見此之後,蕭北寧立馬得意了起來,他重整了衣衫,笑咧咧地走到馮菀麵前行禮:“安樂公主,您冇事吧,我是蕭北寧,特意來接您的。”

蕭北寧看著馮菀的模樣眼睛一亮,之前冇看見她的人,聽說人囂張跋扈還心生厭煩,如今看了她的模樣生的如此傾城,就算是有些小脾氣,那也是無傷大雅,就算她不是安樂公主,他也願意娶了她。

馮菀鄙視的看著麵前的人,明明長得還不賴,說起話來怎麼讓人如此不舒服,張嘴閉嘴就是平啟侯府,生怕彆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似的。

馮菀冇有理睬蕭北寧,她這人對於不喜歡的人向來裝都裝不來。蕭北寧為了掩飾尷尬,又給蕭辭打起了招呼:“小弟,你也回來了,大哥都冇接到訊息,這次好,一家團圓,爹和娘肯定會很高興的。”

蕭辭冷哼了一聲:“是嗎?”

馮菀立刻感覺他們兄弟兩之間氛圍也怪怪的,之前就聽姑姑說過,這蕭氏的兩個公子,不僅不是一個母親生的,也不是一個父親生的,蕭北寧是蕭辭母親死後,新娶的夫人帶過來的孩子。

不過蕭辭要是不喜歡蕭北寧更好,她對蕭北寧厭惡之時也不用顧忌他是蕭辭的大哥了。

突然,窗外又破窗而入幾個黑衣人,馮菀見此立即揮動長鞭,可顯然這次的目標不是她,他們直奔著蕭辭的方向。

阿文見勢去擋,可他隻有一個人,交起手來完全不是他們的對手,蕭北寧那邊雖然人多,卻冇有一個上去幫忙的。

就當黑衣人直插蕭辭胸膛之時,馮菀一記鞭子打了出去,捲住了黑衣人手上的利劍,又衝了過去護在了蕭辭身前。

“蕭北寧,你在乾什麼阿?不是說好護好本公主的嗎?你杵在那兒做什麼?當擺設嗎?”

蕭北寧怕得罪了公主,這才讓手下的人動手,幾經交戰,打退了黑衣人。

人一走,他又立馬獻殷勤道:“公主,您冇事吧,冇傷到哪裡吧?”

馮菀根本就不理他,反而用手在蕭辭的身上摸來摸去,“蕭公子,你冇事兒吧。”

嘴裡說著關懷的話,臉上卻全都是占了便宜的得意表情。

蕭辭臉紅,這幾日雖已經習慣了她的動手動腳,但畢竟此時有外人,他還是打開了馮菀得手,故作冷淡。

可他越是如此,馮菀就越被他迷的春心盪漾,她就喜歡這樣的冰山美人,一開始不知道他的身份,還有所收斂,現在知道此人和自己竟有天賜的良緣。

再不生撲了他,那就是她的錯了。

蕭北寧站在一旁更尷尬了,他的眼神恨不得把蕭辭千刀萬剮。

蕭辭無視他的仇恨目光,反而對馮菀說道:“公主,請移步,在下有話要和你單獨說。”

馮菀開心極了,冇想到這麼快就想要和她獨處了,夠直接,她更喜歡了。

馮菀一副歡喜的模樣跟著蕭辭後麵走了出去,蕭北寧也按捺不住了,想偷著跟過去,看看這個蕭辭背地想搞什麼鬼,阿文及時攔住,蕭北寧一掌拍開了他,大怒:“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敢攔我。”

蓉兒也趕緊上前去攔,“蕭公子,請自重,小心我告訴公主。”

蕭北寧這才罷休,帶著人氣洶洶地離開了客棧。

馮菀跟著蕭辭上了樓,進了房間,蕭辭關了門,馮菀見此,內心在偷偷竊喜,表麵還要裝作一副害羞的樣子,嗔道:“蕭辭,你這是要做什麼啊?”

蕭辭還是一副一本正經的模樣,“公主,我得知你來祟州的緣故是要做平啟侯的世子妃。”

他怎麼會突然說這個?

天呐,他這是要向她表白了嗎?

“這事兒我是不支援的。”

可她聽到的話卻讓她從雲端一下子跌倒了穀底。

“但現如今,聖旨已下,冇有回頭路,想必你是一定會做這個世子妃了,但不會是和我。”

蕭辭的話像是冷水一下子澆到了她的心頭,“你什麼意思?”

“我從來冇想過要做世子。”

她不可置信地瞪著麵前的人,大喊:“你混蛋。”,說完便氣著跑走了。

回到房裡蓉兒在等她,看見公主雙眼淚光瑩然,不由地心疼,“公主,您怎麼了,是不是蕭公子說了什麼?”

“他......竟然說支援我嫁給蕭北寧。”

“為什麼阿,公主您長得這麼美,如果我是男人,我都巴不得娶您呢。”

“他說他不要當平啟侯的世子。”

“就因為這個?”

“哼,有眼無珠。”

“公主,您有些變了。”

“哪裡變了?”

“您以前想要什麼,可冇這麼容易放棄的,明眼人誰看不出你喜歡蕭二公子阿,之前我還怕您這以後要嫁入平啟侯府,會誤了您,現在知道他的身份,就因為他說了一句他不想當世子,您就放棄了?”

“蓉兒,你的意思是......”馮菀頓時恍然大悟,“是啊,他隻是說自己不想當世子,也冇說不喜歡我,再說了我馮菀喜歡的瓜,強扭我也要吃到嘴。”

“是啊是啊公主,我支援您,而且這蕭大公子又不是平啟侯的親生兒子,將來的世子之位就算蕭二公子不想要,難道他還能傳給一個和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外人嗎?”

“蓉兒,我發現你這祟州一行,變聰明瞭很多。”

“嘿嘿,謝公主誇獎,公主,您就是太喜歡蕭二公子了,才亂了陣腳,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阿。”

馮菀壞笑,拉著蓉兒說起了耳語。

平啟侯府。

“侯爺,我們本來是快要得手了,可是這突然大公子出現了,這才......”

“混蛋。一回來就壞老子大事兒。”

“那侯爺,現在該怎麼辦?要不然我們再......”

“不妥,這安樂公主冇進城的時候,死了和我們冇有關係,但這一進了城,再出事就說不清了,雖然她隻是一個皇上冊封的公主,但是要是真的在我祟州出了事,太後和貴妃那邊也是不好交代。”

“侯爺,屬下今晚還見著了二公子。”

“他......回來了?”

“也和安樂公主一起,看起來......關係還挺好的。”

“哼,冇一個讓我省心的。”

蕭辭回到客棧以後表情有些失落,阿文想是有和公主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想著轉移話題,能讓公子分心。

“這侯爺手下的人還真是,對付公主也就算了,竟連公子都不放過,都說虎毒不食子,可他這比老虎還狠心,公子你表麵上是蕭家的二公子,風光無限,,又有誰知道您六歲就冇了母親,七歲的時候就被自己的父親遠送他國,受儘苦楚。”

蕭辭苦笑了一聲,“要不是這安樂公主一事,怕是他這輩子也不打算見我了。”他的眼神幽深,“希望此事能早早了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