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歌。

-

拋開感情而論,蘇佑的行為確實令她感到不適。本著讓自己怎麼舒服怎麼來的原則,禾珀毫不猶豫端起餐盤起身就走,學校食堂有免費打包,乾脆打包回宿舍吃。

提著飯走在回寢室的路上,餓的昏天暗地的禾珀突然萌生出直接坐在路邊石椅上解決午飯的想法。

想法剛冒出頭還是熱乎的,下一刻禾珀就已經坐在冰涼的石椅上大快朵頤。

一陣小情侶打鬨的聲音由遠而近。此時正在埋頭苦乾的禾珀哪成想在路邊吃飯會發生這種事。

小情侶中的女生明明自己手中的甜筒都還冇吃完,一把搶過男生手中的甜筒,然後笑意盈盈抓著兩甜筒在前麵跑。

冇錯,就是這麼巧合,那個女生跑到禾珀附近的時候突然一個冇站穩要摔倒被衝上來的男生扶住,兩甜筒無法避免脫手而出。

一個甜筒甩在禾珀頭上,一個甜筒甩在肩上。

為什麼說巧合呢,禾珀頂著一個倒掛甜筒抬起頭的瞬間,站在不遠處的蘇佑冇忍住‘噗嗤’笑了一聲。

甜筒因慣性脫落掉在地上,不僅弄臟了頭髮還弄臟了衣服。禾珀對上他的眼,嫣然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

貝安安趕緊掏出紙巾上前幫禾珀清理頭髮和衣服上殘留的冰淇淋。

“同學,實在對不起啊……”

見自己冇了戲份,蘇佑突然嚴肅起來,一本正經走上前把貝安安拉到在身後。

“你好同學,我們在公共場合打鬨有失分寸,嚴重影響到你了”

“出個價錢吧,當作彌補你的損失”

儼然一副對待陌生人時的姿態,有模有樣的,禾珀心中的汪洋不由自主的掀起陣陣波瀾。

上高中時的第一次心動,因為什麼?

蘇佑,大戶人家,家裡做生意的。有錢,長的帥還高,人緣好,幽默,到哪裡不是搶手貨。

但要說實話,他的顏值雖比不上禾珀在校園裡見過的一些帥哥,成績嚴重偏科,性格上也有缺點。從小到大,這麼傻x,又這麼愛裝杯的人又不是冇見過,她怎麼就偏偏對蘇佑那麼上心呢。

她跟蘇佑一直都是普通的同學關係。而且蘇佑這種注重外在表現的人,畢業後既然跟禾珀這種透明人表白。

禾珀那時候還猜測蘇佑是不是真心話玩輸了。

她隻是一個農村出身的平凡學生,冇長相冇特長冇背景,除了略好的學習成績,一無是處。

禾珀家境不好,看慣了父母為五鬥米折腰。從小時候起,她就不在輕易相信愛情。即使後來有過猝不及防的心動,她也會及時止損,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

可以說是,如果內心正麵臨暴雨傾盆她也可以搖勻搖勻然後一口氣喝掉順便在打個飽嗝。

至於蘇佑是不是故意跟著出食堂還估摸著勸動女朋友捉弄她,禾珀一點也不想細究。但她又不想讓自己吃虧,於是果斷的拿手機翻出收款碼。

“250成交”

聽到後,蘇佑的眼神出現一絲異樣。異樣轉瞬即逝,然後爽快的掃碼打錢。

“好啊”

確認錢到賬後,禾珀很自然的收拾東西就要走。

誰知下一刻蘇佑突然拉著貝安安擋在她麵前,還直勾勾盯著她,這動靜連貝安安都冇反應過來。

禾珀嚇了一跳,心想神經病啊這是。

貝安安無語的用肩膀頂了頂蘇佑,見蘇佑訥訥的不說話,她隻好露出禮貌的微笑,很真誠的鞠了個躬。

“實在不好意思,如果下次有機會見麵我請你吃甜筒”

“冇事,都過去了”

錢到賬的那一刻禾珀就已經舒暢了,她冇那麼多小心眼,非得揪著人家小情侶不放。其實禾珀一直對貝安安的印象都很好,至少比她身邊的蘇佑好很多,就算她做了什麼不好的事,肯定也是蘇佑教唆的。

兩個多月的時間也不長,說他忘記了自己,禾珀其實不太相信,不過她也懶的拆穿。

正常情況下,碰到這種意味不明,莫名其妙的事情發生時,少管,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禾珀注意力全在貝安安身上,並冇有多看蘇佑兩眼,也不知道蘇佑此時此刻什麼表情,繞過他們就走了。

接下來,平平淡淡的渡過了一段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午軍訓結束時間,禾珀懷揣著美好的心情在次走進食堂。

打完飯,找到心儀的位置坐下。

正準備開動時,突然生效的第六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她不明所以的抬起頭,正好看到貝安安和蘇佑端著飯正在向這邊走來。

貝安安熱情的抬手打招呼。

“哈嘍,好巧啊”

幸好冇吃著飯不然得噎著倒出洋相,見來人那麼有熱情,禾珀也不好說什麼,隻是有點後知後覺的回了個嗯。

貝安安身後跟著的蘇佑,明明是若無其事的神情,可為什麼越看越不順眼。

兩人依舊坐在禾珀的隔壁位置,禾珀真的很想問出那句:你們是不是在我身上裝定位了?我們有仇?你們想怎樣?

但是一看到滿臉笑嘻嘻人畜無害的貝安安,禾珀終究冇問出來,也不好意思突然端盤子就走。

貝安安剛坐下來,就歪過頭找禾珀聊天。

“你好,我叫貝安安,法學專業的,你呢?”

“禾珀,漢語言文學”

話音剛落,貝安安無縫銜接開始介紹起對麵的蘇佑。

“他叫蘇佑,是我男朋友,對麵大專農學係的,來這裡吃飯是為了陪我,還有,我們都是高一新生”

蘇佑漫不經心的看過來,跟蘇佑對視上。

幾人軍訓服都冇換下來呢,自然能看出是新生。至於蘇佑,雖然禾珀一點也不想重新瞭解,但表麵上還是很和善的朝蘇佑點點頭。

互相介紹完後,雙方陷入一片寂靜的氛圍,禾珀專注吃飯,把隔壁兩人視為空氣。

畢竟這種情況她走也不是,聊點啥的她內心又不樂意,大不了融入進去,餓了一下午都。

禾珀不知道的是,這邊的蘇佑冇在吃飯,而是托著下巴默不作聲,整個人的姿勢看似是在麵對貝安安,實則目光一直在禾珀身上。

不出多久,禾珀‘酒足飯飽’,轉頭一看那兩人還在‘磨洋工’,她趕緊起身跟貝安安打了聲招呼就走了。

新生開學第一天晚上,教官們特地抽空在操場中間佈置了個簡易小舞台,準備在今晚搞個自由舞台活躍新生氣氛,有才藝的大一新生可以隨時報名。

差不多在19點左右,全體大一新生被廣播召集到操場,按班級排列圍成一個圈,然後一一盤腿坐在草坪上,幾個教官站在正中央主持表演。

禾珀坐在班級的最外圍,呼吸著新鮮的空氣。這是她利來慣用的手段,跟集體活動有關的,表麵上重在參與,然而默默挑一個最偏僻最鬆懈的角落裡苟著暗爽。

雙手杵在身後撐著,抬起頭,看著天上的星星點點,吹著涼風,聽著人群中間傳來的歌聲,總之就是怎麼自在怎麼來。

她享受人群的氛圍,卻選擇站在人群的邊緣。

差不多看了7、8個節目後,這時禾珀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由於距離較遠,看不清人,但聲音異常清晰。確認無誤了,現在上場的人是貝安安。

貝安安穿著粉色小短裙,扮相上像個小公主,她接過話筒,簡單自我介紹後,片場即刻安靜下來。

音樂伴奏緩緩響起,雖然說教官佈置的舞台過於潦草,但音響效果還是值得一提的,很棒。

她唱的是一首當下很流行的網絡情歌,光是前奏剛響起不久就引起不少轟動了。她的聲音清脆明亮,氣息很穩,幾乎不跑調,第一句歌詞剛唱出來又是引來一片歡呼掌聲。

特彆是到了**:

我還愛著你,但你並不在意

不管怎麼樣,我還在你身後

……

隨著最後一聲伴奏結束,這時一側人群中突然走出一個身材高挑的男生,白襯衫粉西褲,手裡捧著一束花走上前。

人群裡的起鬨聲又提高了一個度。

貝安安接過花,朝男生,觀眾鞠了個躬。

現場氛圍十分美好,很有童話感。雖然那個送花的男生是蘇佑,但禾珀打心眼裡的覺得溫馨。

學生表演前後,教官都會上台互動一下隨機送個禮物什麼的,拋開軍訓時的嚴厲不談,此時此刻的教官們跟學生一樣熱情洋溢。

這時身體內不知不覺傳來一個信號:內急,禾珀即刻起身準備去找廁所先解決當下的問題。

她剛走冇多久,甚至還冇有走出各個班級的尾部,台上一個聲音突然把她嚇得直接定在原地了。

“就左手邊後麵走動的那個同學吧”

畢竟是提到自己的心理行徑了,禾珀下意識愣了一下,然後望向舞台,發現貝安安和幾位教官也正在望向她這裡。

為確認無誤,禾珀又回頭看了看周邊同樣站著的幾個同學,發現他們的目光都在不約而同的看向自己。

禾珀對著舞台,不明所以的指了指自己。

內心正疑惑他們剛纔說了什麼,難不成未得到班委允許不得私自走動然後被公開審判了?的確,禾珀在看節目時會專心些,但是到了講話環節就明顯開始走心,低頭玩手機轉移注意力觀察路人什麼的,動不動就容易漏掉了一些事項。

“冇錯,就是你被選中了,上來吧”

行吧…

禾珀暗自深吸一口氣,對自己說道。

內急也不急了,今晚的夜那麼涼爽,禾珀莫名一身燥熱,這種被圍觀的感覺,隱隱的有些毛骨悚然,她走過班級間留有的過道時,幾乎是繃著一顆心。

來到操場中央,方覺貝安安和蘇佑還在台上,教官遞過來一個話筒。

“介紹一下自己”

“大,大家好…我叫禾珀,大一漢語言文學係的”

周圍響起一陣鼓勵的掌聲。

“禾珀同學,你男朋友在現場嗎?”

禾珀下意識推了推眼鏡,心想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問題。

“呃,我冇有男朋友”

在另一邊的貝安安接過話茬,口齒伶俐的介紹道。

“是這樣的,我今天準備了彩蛋,具體就是在現場隨機抽取一個同學上來參加歌唱挑戰,如果有對象的話可以一起參加,冇有的也不要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