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邂逅·林間逃亡

-

璟華朝·熙寧十年,元宵佳節。

相傳,百年前,璟華朝建朝前夜,也是元宵節。那日璟華朝開國皇帝軒轅璟,獨自一人在河邊思索如何一舉攻破前朝的防守時,卻突然,迎麵走來一名戴著麵具的江湖人士,對璟帝指點了一番,就在最後璟帝想要問他姓名,留他在身邊輔佐自己的時候,卻遭到對方拒絕:“世間萬物,總有點是現在不能透露的,等時機一到,若是有緣,自然明瞭。”雖半信半疑,但隔日,璟帝還是用了那人所指點的方法成功擊敗敵軍,建立了璟華朝。或是為了紀念那個人,又或是為了找到那個人,自那日以後,每年元宵,璟華朝無論男女,都會戴上麵具,同時集市上也會辦各式各樣的活動,以表慶祝之喜。

“哎,小姐,你又要去哪裡啊?今天的人格外的多,現在天又這麼黑,你可不要走丟了呢。”丫鬟翠兒拉著好不容易抓住的沈歲說道。“好,我知道了。啊!你看那邊那家酒樓有詩會比賽!聽說這次的獎品可是一支無論材質和樣貌都很特彆的簪子,若是能贏得那支簪子,就可以贈予母親作生辰禮物了!”語音剛落,沈歲已經跑得不見人影了。小翠大聲喊道:“!小姐啊!”小翠歎了口氣,努力穿越擁擠的人群,繼續追隨沈歲的身影。

憑藉極強的文學才情,很快,沈歲就贏得了詩會大賽的第一名。就在她要拿到酒樓老闆給的獎品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酒樓二樓傳了下來:“這作品都冇看完,老闆何必這麼著急評出第一名呢?”說完,一副字幅從一名男子手中緩緩落下,字幅上赫然寫著八個大字——河清海晏,時和歲豐,這八個字矯若遊龍,氣宇軒昂,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男子拿著字幅慢慢走下樓,走到了酒樓老闆和沈歲的麵前。冇過多久,酒樓老闆當即宣佈:“此次詩會大賽的第一名便是這位公子了。”然後對沈歲微微鞠躬致歉:“姑娘實在抱歉,你的詩句寫得自是極好,隻是,這位公子的這兩句詩我實在喜歡,若姑娘不介意,我願出千金買下姑孃的詩詞。”那個男子接過酒樓老闆的獎品後,對沈歲說:“姑娘詩句寫得當真是極好,隻可惜,這獎品,歸我了。”說完就準備離去。沈歲懶得理會老闆的客套話,推開圍觀的人群,追上那個男子。“喂!”沈歲輕拍了男子的肩膀。那個男子回頭與沈歲麵對麵站著。“那個獎品我真的很想要,能不能讓我再和你比一場,要是我贏了,就把它給我,可以嗎?”,沈歲對他說。“他們在那邊!”“快追!”還來不及回答沈歲的話,那個男子看到不遠處有人往這邊追來,立馬拉著沈歲的手臂就跑。

“不是,什麼情況啊這是。”沈歲一邊回頭看那群在追他們的刺客一邊問。很快,跑到一片樹林。沈歲在確認那群刺客暫時冇有跟上來後,鬆開了那名男子的手,問:“所以,你能簡短地跟我說一下現在是什麼情況嗎?”男子回答:“對不起啊,我不是壞人,但那群人與我有些仇,所以想要追殺我,剛纔他們看到我們兩在講話,肯定會認為我們是一夥的,所以我冇辦法拋下你不管,就隻好帶你跑進這片樹林了。至於剛纔你說的,要是我們能甩掉那群人,這個獎品我就直接送給你。”聽到不遠處傳來鞋子踩在草上細細簌簌的聲音,沈歲拉著男子趕緊彎腰躲進了旁邊的一片草叢裡。

“這可是你說的,彆耍賴。”沈歲小聲地說。很快,那群刺客來到了他們所在的這片樹林,巡視一圈後,冇有聽到什麼動靜,刺客中為首的那個決定往前麵再追一下,於是比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往前追。

突然,為首的那個人轉身拉起了弓,將其中的一支箭射向了沈歲他們躲的那片草叢,由於男子是背對著箭的方向,而沈歲是正對著的方向,所以沈歲迅速將男子稍微往右邊拉了點,最後那支箭從她左臂擦肩而過,留下一道淺淺的劃痕。

冇察覺到什麼不對勁,為首的那名刺客又繼續往前追了,冇有再回頭探查過。意識到危險暫時解除,沈歲起身,拉著男子往相反方向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