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異界

-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天陽地陰,五行十方,地生神樹,孕實育光。」

「南宮北溫,東鏡西桑,繼四神獸,護佑八荒。」

「中央有塵,順法承疆,立我臣民,既壽永昌。」

唱著童謠的嗓音稚嫩,語調輕快,傳入腦中後如一顆小石墜入湖麵,蕩起陣陣微波漣漪,喚醒浸在水中、朦朧迷茫的神智。

緊接著「咕嚕咕嚕」車輪壓在不甚平坦的道路上發出的聲音,連帶著隱約傳來的對話一併貫入耳中。

景沉長睫扇動幾下後,緩緩睜開雙眼,被層層樹葉篩碎的光斑從眼前晃過,他愣了一瞬再掃視一週,確認是舞馬戲團的排車後,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竟然還在這兒…

淺歎了一口氣後,他用手撐著車板坐起身,猛地感到心跳加速以及一陣暈眩,忙收腿屈膝,身體傾斜靠在扶板,閉目深呼吸緩解心悸。

休憩片刻,他再睜眼晃了晃腦袋,察覺眩暈感消退,這才抬身轉嚮往後靠坐。

穿書至今過了不知多少天,他和這原主身體似乎有排異反應,每天總會犯點毛病,不是頭暈眼花,就是心臟突突突地狂跳,剛睡了個好覺,一醒來就突然心悸,而且他心中的疑問也越來越多。

這時腦中一陣機械音響起:【宿主是否感到身體不適?】

景沉長睫低垂,掩住眸中不耐煩的神色,心中回道:【這幅軀殼與我並不匹配,我隻感到水土不服,你若把我送回去,信不信我能馬上康複?】

得到的仍舊是重複的回答:【送宿主回去十分簡單,隻需要你好好配合,完成任務。】

完成任務,什麼狗屁任務…

一向沉穩冷靜,喜怒不形於色的景沉捂住額頭,強忍住心中暴怒罵人的衝動,長長地歎了口氣。

據這機械音自我介紹,他叫「替身逆襲係統」,景沉剛聽到的時候,險些笑出了聲,他年輕有為,不到三十歲就成為享譽全國、赫赫有名的青年設計師。

他的設計能在甲方要求的基礎上發揮超凡的想象力,精妙絕倫,且十分自我,若有不符合他理唸的要求,無論遇上多麼刁鑽的甲方都會被他勸服,全方位按他的想法做事,然後佩服得五體投地。

炙手可熱的大項目的負責人都會率先向他伸出橄欖枝,因此往往選擇權都在他手裡。

可如今,他竟成了一本小說中隨時會被人強取豪奪的…替身?

穿來前夕,項目經甲方驗收,合作結束,他被硬拉著去應酬喝酒,席間他臉色不好看,那些人並未強留他太久,回到家時正好十點。

他進屋後拖鞋都冇穿,藉著窗戶照進來的隱隱綽綽的燈光,赤腳晃晃悠悠地走到客廳。把手機隨意往茶幾上一放,身體靠後砸落到長條沙發,終於有了落在實處的感覺。

微光亮起,嗚嗚嗚的手機震動聲在安靜的客廳內顯得格外突兀。

大腦被酒精麻痹,讓他錯覺整個人輕飄飄的,可甫一動起來就覺得全身像被灌了鉛一樣的沉重,好不容易伸手夠到手機,看到螢幕上顯示的來電人,忙輕咳幾聲理了理嗓子,再接通電話,“喂,李院長,這麼晚了還冇休息?”

就算他掩飾過,聲音中的疲憊還是很明顯,李院長關切擔憂道:“小沉,又應酬喝酒了嗎?”

聽到她慈祥柔和的聲音,景沉淺淺一笑,道:“冇事,我冇喝很多,裝修隊今天去福利院了嗎?”

“來了,說是半個月就能完工。”

“嗯,他們很專業,我們合作過很多次,等裝修完工,新的電器傢俱、桌椅床鋪也會一併裝好,到時候我再買些新玩具玩偶,積木平板電腦送過去,還有小型遊樂場…”景沉一反常態喋喋不休說了許多,“…再給你們安排一次體檢…”

“小沉,”李院長忽然出聲打斷他的話,景沉怔了一瞬,垂眸抿緊嘴唇,聽著電話那頭的老人歎了口氣,心中又酸又脹,似知道她會說什麼。

“你離開福利院後,每年都打錢回來,這麼多年了還想著幫我們翻新裝修,院裡的孩子也多虧了你,才能過得這麼好,但是…”

“…到此為止吧,是時候為自己考慮考慮,過好自己的日子。”

景沉心中一緊,啞聲回道:“我現在過得很好,而且當年若不是院長您,我恐怕早就凍死街頭,後來您還供我上大學,恩重如山,我這輩子都無以回報。”

“你有這份心就行,更何況現在你有了自己的家人……他們今天可有去找你?”

聽她提起自己的親生父母,景沉拿著手機的手指霎時用力到發白,長眉微蹙,眉心皺出一個「川」字,語氣充滿刺骨的寒意,“隻是血緣上的關係,我同他們素未謀麵,說不上是一家人。”

“我聽他們說起當年是有苦衷,所以…”

“有苦衷?不過是因為…今天我冇給他們好臉色,他們是不是去院裡找您了?真是死纏爛打。”景沉冷笑一聲後繼續說道:“生我卻不養我,我需要他們時,被他們親手遺棄,現在他們年紀大了,我經濟獨立,事業有成,他們來找我,是要我贍養他們?”

“…他們畢竟是你親生父母。”

聞言,他嘴角抽動幾下,喉嚨彷彿被堵住一般,顫抖著深呼吸了一口,緩緩說道:“院長,小時候您總說我是命苦的孩子,可我過得開心自在,並冇覺得自己缺什麼少什麼。”

“如今我完成自己的夢想,買了大房子,開著豪車,不會再有人說我命苦,我該有的都有了,不需要所謂的家人。”

李院長還想繼續說什麼,他連忙轉移話題:“院長,我手上的項目剛結束,熬了好幾夜,今天有些累了,過幾天我再去院裡陪你和孩子們。”

“那我不說了,你累了就早些睡覺,多休息幾天,院裡的事情不著急。”

“嗯,好。”

景沉快速掛斷電話,再次倒在沙發上,把自己浸在這片安靜昏暗之中,許久後才起身去浴室,突然「咚」的一聲,右腳踢到了沙發底座,鑽心的疼痛從右腳小腳趾如電流一般激湧上大腦,這一下他瞬間清醒了過來,好像還聽到了輕微的嘎達聲。

“啊,嘶…”他疼得五官皺成一團,一聲痛呼抖得轉了好幾個調,抬腿捂住腳趾,單腿蹦跳著跌坐回沙發上,連忙手機,打開手電筒仔細察看自己的小腳趾。

那一下冇收著力氣,不知道骨頭有冇有撅斷,幸好隻是有些發紅,他還掰了掰,確認冇有骨折,隨即狠狠瞪了眼沙發,抬手用力拍了沙發一掌,然後一瘸一拐地走到浴室。

雖然諸事不順,但他還是睡了相當安穩的一覺,就是醒來後頭有些疼,他抬手按了按酸脹的太陽穴,冷水洗漱後,思維清晰許多。

簡單吃了頓早餐,再打開客廳空調,拿出常用的VR設備,穿著舒適柔軟的居家服躺到沙發上,打算暢玩一上午遊戲,擔心著涼,他還拿了小被子蓋在肚子上。

可戴上設備後一睜眼,隻看到一片黑暗,等了一會熟悉的UI介麵也冇出現。

他以為是設備壞了,正要取下來,卻發現自己雙手動不了,還有種被往下拽的感覺。

莫非是最近太累了?

他本想緩一會,等症狀消失後,馬上去醫院檢查身體,可情況非但冇有好轉還愈發嚴重,眼皮也像被強力膠粘住一般睜不開,眼前莫名出現點點光斑,還越來越亮,胸口悶得喘不過氣,呼吸越來越困難。

就在他感覺快窒息的一瞬間,耳邊炸開轟的一聲巨響,他好似突破了某種限製,猛地睜開眼睛,呼吸也陡然變得順暢,隻是喘息聲顯得淩亂急促。

率先入目的是正上方鬱鬱蔥蔥、枝繁葉茂的樹冠,鼻間吸入的空氣異常清新,隱約還能聞到淡淡的花香,充滿生機活力的鳥鳴聲傳入耳中,他不由自主地腦補出鳥語花香的景象。

莫非是他剛纔不小心按到什麼按鈕,進了某個遊戲?可他不記得自己下載過類似的遊戲,而且這感覺會不會太過真實?甚至連頭昏腦漲的感覺都還原了?

他握緊雙手嘗試著捏了捏,手柄不見了。

不僅如此,他渾身綿軟無力,使不上勁,和才經曆過溺水的人一樣,他粗略掃視一週,發現前後左右都有一塊木板遮擋,他這是躺在木盒子裡?

身上的衣服款式很是奇怪,而且還是左衽,心下乍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盒子…是棺材?難道他死了?

體力尚未恢複,景沉不敢輕舉妄動,不信邪地睜眼閉眼數十次後,所處位置和眼前所見依舊冇變,他無法理解…

這時,「滴滴滴」好像遊戲提示的音效聲響起,一道雌雄莫辨,機械冷淡的聲音出現在他腦海中:“歡迎宿主景沉綁定「替身逆襲係統」,您…”

“等等,你說你是什麼?係統?”景沉打斷機械音,說著沉默一瞬後,忐忑開口,“…網文小說裡麵的那種?”

那聲音很有耐心地又重複了一遍:“在下是「替身逆襲係統」,您現已穿越進名為《名門少爺的嬌寵替身》的小說中,您…”

聽到這書名的瞬間,景沉頭皮好似炸開了一般,瞳孔猝然放大了幾分,本能地穩住心神,低聲遲疑道:“你彆告訴我…”生怕自己烏鴉嘴,話說到一半連忙憋了回去。

那所謂的係統仍在自顧自地說道:“宿主您需要扮演的角色正是書中被名門少爺先強取豪奪,後萬分寵愛的替身——景沉,完成命運逆襲任務即可返回原世界。”

景沉不禁眼前一黑,一語成讖,不,他甚至都冇敢說…竟然名字都一樣?

是夢吧,這一切都是夢吧,遇上穿書係統,還成了替身?他怎麼會做這樣的夢?

-